他姐苏苏

漩涡/16

要藏起来!太可爱了!

izu:

Forth X Beam
/来拥抱着我 形成漩涡/

“Beam......”

Forth看着小步走在前面的人,无奈地喊了一声。
醉猫医生专心地走自己的直线,根本没空理他。

刚才这人一声不吭地从背上跳下来,让他以为是自己没搂住要摔了,连忙伸手去抓都来不及。
Beam腿软的很,才一松手就滚到了地上,立刻又稀里糊涂地爬起来,但也没看他一眼,带着一膝盖的灰哼哼着地朝前走了。

Forth连着叫了几声都没叫住,只得赶了几步上前把人拦住。
只是还没开口说什么,手就被扒拉下去了。

借着不远处的路灯,他发现Beam不高兴了。

可只是稍稍愣了下,一瞬间好像又变成原来的那个冷静的Forth了。
“Beam想去哪里?”

“要去喝第....第二轮!”Beam像是觉得难受,又把他的手推下去,顺便威胁他,“别跟着我了....了。”

“好。”Forth刚说完,就看到他的脸又皱起来,“你自己回去要注意安全。”
Beam拧着眉头盯着他一会儿,也没回答什么,转身就走了。

Forth看着他气哼哼走开的样子,心里突然冒出了一丝兴味。
可能也是那几瓶啤酒的关系,他的心口热热的。
像是平静的湖面突然冒出一个气泡,发现一尾调皮的小鱼,心情跟以往都不同。

大概五六米的距离,Forth慢慢地跟在他后面。

Beam走的不快,偶尔会崴一下,但也顺利地拐进7-11,喝醉了手上没力,脱手了几次才拉开冰柜,扒拉出几瓶啤酒,抱着一股脑铺在结账台上。
乒乒乓乓,把收银的小哥吓了一跳。

“这些都....都要了。”

“一共110铢。”

Beam医生掏了半天口袋,掏出来20泰铢。

收银小哥:“......那个,客人....”

“不好意思,这些不要了,就结这个吧。”一盒柠檬汁被放到收银台上,Beam盯着那个亮黄色的包装,又转过去看着自己手里的20泰铢,默默皱着脸把钱塞了回去。

“走吧。”Forth没有拉他,只是先他一步推开门等他。
Beam还是盯了他一会儿,又气哼哼地出门了。

Forth拎着那盒柠檬汁跟在他后面,看他捏着那张皱巴巴的钱买了盒芒果,抱在怀里。
然后站在路口回头看了他一眼,又转身走起来。

Forth的笑都压不住,这么一晚上,心里不知道冒出了几句可爱。
但这个人是真的太可爱了。
要说他像个孩子,他也快三十岁了,但要说他没长大,以前也没发现他这么可爱过。

坦率,诚实的,把所有事情写在脸上的Beam,让人心里发甜发酸。

晚上的风带着点温度,把他深藏在不知名处的酒意都吹散出来。
Forth停下脚步,一手插在口袋里,看着Beam离他越来越远,一时间心里生出那么点奇怪的感觉。

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想离他更近一点。

他小跑了几步,很快追上了Beam。

Beam反应有些迟钝,顺着抓着自己手腕的手慢慢往上看,对上Forth的眼睛。
路灯就罩在他们头顶,奇怪的是逆着光,Beam也清楚地看到这个人对他笑。

“这个芒果给我吃一口好吗?”

“不好。”Beam的眼睛被酒气熏得发亮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让我一个人回去了!”
“不是Beam叫我别跟着?”
Beam:......

“不让我买酒!”
“我没拦你,你自己没带够钱。”
Beam:生气!

“买了果汁也不给我喝.....”
然后看着Forth撕开吸管戳进果汁里,“本来就是买来给你醒酒的。”说着把柠檬汁递到他嘴边,轻声说,“喝一口。”



Beam听着,乖乖凑上去喝了一口。


他心想,我不是因为这些事不开心。


是你没有回答我的话啊.....


为什么不回答呢....

Forth看着他有点发呆地吸着果汁,听到果汁见底的声音还帮他捏了捏盒子,“好喝吗?”
“.....酸。”大概是被酸味刺激,Beam说话比刚才更顺畅了一些。
他垂眼看到Forth在捏盒子,便也伸出手去捏。

Beam的手比Forth的小一些,覆在手臂上,带着点掌心的汗。

Forth反手把他的手握在手里,微微用力,皮肤传来适当的压迫感让Beam觉得很舒服。

“芒果,可以给Forth吃吗?”Forth接着逗他,只觉得有趣可爱,连衬衫领口的扣子什么时候开了一颗都没有发现。

Beam呆了呆,默默把目光从他的领口收回来,去开那个塑料盒子,扣得太紧实了,他费了好大劲才打开。
然后旁边这个人只会坐享其成!

Beam愤愤地用小叉子插了一块,一口塞进自己嘴里。

“Beam?”
不想理你。

“Forth没的吃吗?”
没有!别问了!

“Beam不喜欢Forth,Beam连芒果都不给Forth吃。”
什么?谁说的!

Beam医生听着就生气,恨不得把手里的芒果都给扔了以表真心,但忍了忍还是克制住了,然后把一盒都塞进Forth怀里。
抬头却看见Forth笑眯眯的,心里更来气。

路灯被Forth遮住了一小半,重叠的影子落在地上,像层纱,把他严严实实地包住了。
Beam一把捏住他的脸。

这个坏心眼的家伙....
说我不喜欢你......

带着酒味的呼吸窜到Forth的耳边,有点烫,轻轻转了个圈,然后跟着Beam眼里的水汽一起飘进他的眼睛里。

“你真的......”Beam手上的力气松了一点。

坏心眼。

“你现在是我的。”Beam医生一字一顿地宣布。

Forth看着他,笑着复述,“是你的。”

Beam医生把手一收,搂住他的脖子,把脸也埋进他的领口,“是Beam的!”

Forth抱着他,拍拍他的背,轻轻嗯了一声。

仿佛被这个音节烫了下,Beam从他怀里逃了出来。
退开一点,抬头看他的时候,距离近到Forth都能看清他脸上细微的绒毛,还有皮肤上因为酒意染上薄薄的粉色。

“你以后不能说这样的话....”
语气认真得仿佛没有醉。

“什么话?”
“说我不喜欢你.....”

Forth叹了口气,自己大概也是喝酒昏了头,跟他开这种玩笑。
最近偶尔控制不住地逗他,觉得他另一幅样子有趣又可爱,但从没想让他难过。
现在看来是自己太幼稚了。

他知道就算是喝醉了,也不管清醒以后是不是还能记得,听到这样的话,这人还是会难过。

“是Forth不好,对不起。”
他心里发软,他又哪里不知道Beam给自己的喜欢有多少呢?

Beam摇头,认真地说没关系。

“我刚才说的话,你要记住.....好不好?”
Forth反应了下,立刻明白他指的是什么。

“嗯。”他伸出手,穿过灯光落在他脸上,“我会等你。”

醉猫应该是在某个瞬间,靠着酒胆就这么做了决定,没有任何征兆地直接扑上来,仔仔细细地告诉他这个芒果到底甜不甜。

嘴唇和他的手一样,柔软,但是温度比自己的低一些。

Forth稳住怀里人的身体,一秒钟反客为主,手掌扣着他的脖颈,让他的头微微仰起,露出颈部漂亮的线条。
虽然喝酒喝懵了,但本能还在,沾着芒果味的嘴唇轻轻一挑就开。

动作不凶猛,但细密且绵长。

顺着温度延展的方向细细扫了一圈,熨帖发烫,真是好吃的要命。
苦的是酒味,甜的是芒果,还混着一股极浅的烟草味。

怀里的人身体发软,搂着他的脖子,像是坠进了海里。

等中场休息,好不容易喘上气的Beam医生,睫毛都湿漉漉的,整个人温度升上去,蒸腾得皮肤更红,思绪也更醉了一些,有点茫然地抓着他的手臂。

“今天抽烟了?”Forth把人扶着,稍微拉开了些距离。
Beam想了半天,点点头。

酒到中巡,悄悄躲进厕所抽了一支,稍微提了下神。

但这时候他却想不明白Forth是怎么发现的,只是见人眉头皱起来,就想伸手去摸。
倏地手腕就被捉住,轻轻扳到身后,下一秒那温度又裹着影子覆上来。

“下次不听话,这个就没有了。”



/tbc/




碰巧赶上12.5,借这个(不知道为什么)被系统删了三次的芒果味亲亲祝弟弟生日快乐,顺利毕业,早点睡觉,不要生病,以后也要乖乖听屁爹和妈妈的话,做自己想做的事,姐姐爱你^ ^

当然是我的蜜糖弟弟,可甜可盐!

诚心诚意求爹地8.5订婚t恤L码一件,强迫症犯了就要搜集全!🙏🙏🙏有想出的小仙女联系我,thx

苏苏呐719:

喜欢那个背后暗戳戳的牵手。